觀點&趨勢

PERSPECTIVES & TRENDS




電話:023-63876532

地址: 重慶市渝中區翠湖天地SOHO2312 

大咖觀點 Vadding View

您的位置: 首頁> 觀點&趨勢> 大咖觀點

清華大學李稻葵教授:中美經貿關系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發布日期:2018-09-20 來源:重慶伍略咨詢公司

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美國特朗普政府試圖遏止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改變貿易合作,扭轉貿易逆差。而2018年美國政壇將迎來中期選舉,特朗普出于政治目的,更是不斷對中國挑起貿易糾紛。隨后發生一些事情更激化了中美之間的貿易矛盾,這增加了中美兩國貿易走勢的不確定性。
當前中美貿易關系的未來走向眾說紛紜,一些觀點認為兩國會走向全面沖突,甚至“斷網隔絕”;還有一些聲音認為貿易戰的后果會對中國的經濟增長造成不可承受的影響。面對山雨欲來的嚴峻形勢,我們需要以底線思維冷靜分析兩國的根本利益之所在,從理性出發推演最壞的情況。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看清戰術背后的戰略考量,才能制定精準、有效、理性的應對策略。
中美利益深度交融
我們認為,從理性出發,當下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中美貿易不會歸零,不會“斷網”,更不會走向新冷戰或軍事戰爭。事實上,當前中美經貿關系遠非零和博弈,而在很大程度上是深度交融、相互依賴的。在全球經濟體制下,中美兩國經濟之間通過三條重要渠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第一是國際貿易。兩國都從對方進口(出口)大量商品和服務。2017年,中國向美國出口商品4298億美元,占中國全年商品總出口的19%;美國向中國出口商品1539億美元,占美國全年商品總出口的10%。與此同時,中美兩方雙邊服務貿易的規模也在迅速增長。
第二是國際投資。中美都在對方境內有大量的直接投資和間接投資。以2015年為例,在華美資企業實現銷售收入5170億美元,利潤超過360億美元。中國企業在美國的直接投資雖然相對規模較小,但金融危機之后也在顯著增加,截至2016年底累計投資已達到1090億美元,遍及美國50個州中的46個。此外,兩國居民和企業均在對方國家的證券交易所持有大量的股票或者債券資產,中國政府的外匯儲備最主要的投資品種就是美國政府債券。根據美國財政部公布的最新主要國債數據,2018年4月,中國持有總值為1.18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有量居全球首位。
第三是人員交往和人力資本互通。中美兩國均有大量居民在對方國家訪問、學習、工作或生活。2016年,中國赴美國留學的人員總數高達35.3萬人,占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34%。美國到中國留學和旅游的人數也持續增加。以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為例,書院學生中來自美國的比例占到45%,為各個國家之最。
除以上三條主要渠道外,還有大量的其他證據證明中美兩國經濟的高度交融和深層次聯系。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農產品和飛機出口市場;2016年一年里,中國消費者購買了4490萬部蘋果手機,以及510萬輛通用、福特、菲亞特克萊斯勒美國三大汽車品牌在華生產的合資汽車,分別占當年蘋果手機和三大汽車品牌全球銷量的21%和33%。由于蘋果手機和通用汽車的最終組裝位于中國境內,這些購買行為并未計入中國從美國的進口。但從利益主體來看,這些購買行為獲利最大的是美國企業。
對美國的貿易依存度下降
中國加入世貿以來,一方面,中國對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從2000年的298億美元上升至2017年的2780億美元;另一方面,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經濟對貿易的依賴度有所下降:貨物貿易順差占中國GDP的比重呈現倒U型走勢,在2006年達到5.2%的峰值,之后就不斷下滑,2016年該項目順差占中國GDP的比重僅為2.3%。而對中國的貨物貿易逆差占美國GDP的比重在近20年來則是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從2000年的0.8%提高至2017年的1.9%。
此外,雖然從總量上看,中美貿易順差仍在逐步擴大,美國仍然是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貿易戰無疑將對中國對外貿易乃至整體經濟產生較大影響,但是當前中國對美貿易依存度較之以前已經有了顯著下降:隨著中國貿易對象分散化和與其他貿易對象的貿易量不斷攀升,對美貿易的決定性作用正在減弱。
對于中美經濟高度的交融性和依賴性,美國政府心知肚明,而在中國對美貿易依存度不斷下降的同時,美國宣稱將對中國施加的一系列所謂“貿易戰”“金融戰”和“科技戰”措施最終都只會對美國經濟帶來更大的負面影響。
從貿易的角度來看,如果美國真的如特朗普政府所言對總數可能達到45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商品征收關稅,將對美國經濟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在很大程度上無異于政治自殺。這一全面關稅將極大地提高美國民眾的生活成本,減少美國民眾的消費選擇,同時也會增加美國企業的運營成本。極大地影響美國經濟復蘇,抵消其他所有經濟刺激政策的正面效果,屆時即使是特朗普最忠實的支持者都將倒戈。
從技術及人才的角度來看,特朗普政府所鼓吹的以國家安全為借口、對中國科技發展的抑制與封鎖,和對科技人才在美求學的限制與打壓既不現實也沒意義。重視學術交流的全球科技界也將站在特朗普的對立面。在短期內,特朗普政府可能會對中國人才赴美求學和學術交流造成一定限制,但是這些限制也將對美國自身的科技人才發展與技術進步造成負面影響,必將受到美國科技界和知識界的全面抵制,注定無法延續。
中美貿易摩擦的沖擊可承受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總量為5056億美元,而中國對美國進口總量為1304億美元。經核算后我們認為:若美國對中國全面加稅,中國維持不變,則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的關稅將從平均3%左右提升至25%,這將拖累中國GDP增速0.4個百分點 ;若美國對中國全面加稅的同時,中國也對美國全面加征25%的報復性關稅,這最終會拖累中國GDP增速0.34個百分點 。
除了直接影響,在貿易戰對整體經濟影響的乘數效應方面,從短期來看,乘數效應有限。由于企業短期絕大多數生產要素已確定,貿易戰的影響難以快速傳遞到投資方面。因此,短期來看,貿易摩擦帶來的沖擊中國是可承受的。
因此,一方面,中美經貿關系會經歷量的調整,但不會出現顛覆性的變化;另一方面,特朗普總統代表的“傳統的美國”熱衷于的是“退群”,而在進一步推動貿易全球化、改善氣候變化、改革全球治理等問題上,當前中國所持的立場受到世界更多國家支持。基于此,我們認為中國能夠消化本輪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
需指出的是,上述分析基于理性的研判推理,是“基本面分析”。在極端事件影響下,實際情況可能與基本面發生背離。一戰前夕,歐洲各國的經貿關系深度交融,精英階層也均認為戰爭無益。然而,“薩拉熱窩”事件最終引爆巴爾干半島火藥桶。以史為鑒,在理性分析之時也要精準管控分歧,冷靜應對挑釁,保持戰略定力。美國是個復雜系統,與不同的美國人打交道應保持清醒的頭腦,識別其背景、意圖,團結理性力量,不給極端派可乘之機。(本文基于李稻葵教授領導的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中美經貿關系戰略報告課題組的相關研究報告)
 
河北11选5四个双号一个单号的组合